呃呃氹氹One Night Stand

演出前,只有一個方法知道自己的笑話水平,就是自己有多渴望立即上台演出;如果在記稿,是稿有問題。如果是「快點讓我上去!」就是勝算。

近年讀詩,深感相逢恨晚;原來寫笑話就像寫詩。詩的流動、詩的瘋狂、詩的隱喻......

深切渴望,快點到27號!


 archive 
 search by tags: 
No tags yet.
 share this blog: 
 近期博文